粽子“甜咸大战”:宫保鸡丁粽是最正确的粽子?

日期:2020-06-29 09:20:03 作者:杏耀新闻网 浏览:104 次

每年都有几个考验友谊小船的日子,端午节算是其中之一。甜粽子还是咸粽子?这个问题的杀伤力之大,足以让多年未谋面的网友在微信上互相拉黑。尤其是端午时已入夏,动辄三十多℃的溽暑高温,蚊虫的彻夜轰炸,再低头看看薄薄夏衣遮不住的一块腹肌,更加让人觉得心浮气躁。本来吵架的理由就有千百种,甜粽子还是咸粽子之争,多少还能端出些维护传统文化的高尚姿态来,也难怪甜咸两派党同伐异其乐无穷。

总体来说,甜咸两派的势力划江而治。长江以北基本是甜粽子的地盘,红豆、蜜枣、小枣、豆沙四大天王各据一方,上桌前先下一碟白糖,哪怕是豆沙、蜜枣本身就带甜味的粽子,按照传统老例也得蘸上白糖送进嘴里,以示甜上加甜,怪不得每次端午节之后牙科医院的预约挂号都会爆满。长江以南,则是咸粽子的势力范围,比起北方甜粽子的四大天王,名震江南的肉粽里的肉就有四种化身:咸肉、熏肉、腊肉和腐乳肉,剥开粽子,肉隐肉现之间,还镶嵌着金色的咸蛋黄和板栗。如果是在闽南沿海地区,肉粽里还会慷慨地加上瑶柱、金钩海米和鲍鱼。一如北方甜粽蘸糖的甜上加甜,南方咸粽也要配上酱油或是沙茶酱之类的咸味酱料,咸上加咸,三个一组吃完配上一把降压药,贴上一张痛风贴,正是最完美的搭配。

当然,也有精明的商家善于调和甜咸两党的矛盾,驰名中外的老爷爷炸鸡店顺时应人,同时推出了甜咸两种粽子包装成双粽套餐,无论嗜甜还是尚咸,总有一款能满足你。刚好横跨甜咸两党对峙边界的百年名店五芳斋,也在全球各地超市的专柜上,同时摆出咸肉粽和八宝豆沙粽瞄准甜咸两党的口袋——毕竟天下唯有钞票的味道无分甜咸,无分性别,无分南北,人人同嗜,家家喜爱。

那么端午节,到底是吃甜粽子还是咸粽子?这背后,不仅仅是口味问题。

撰文丨李夏恩


吃甜还是吃咸?

粽生的终极问题

粽子甜咸之争的根本原因,并不仅仅是口味问题。毕竟人人都会同意,口之于味,各个不同。就像老北京人早晨起了伸着脖子啜完一碗豆汁,还要咂吧咂吧嘴,而外地人皱着眉头小尝一口,能不把头天午饭吐出来就算肠胃足够坚强。北方人到重庆吃正宗重庆火锅,光闻味道,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就会热气蒸腾,汗如雨下,桌上得摆五碗清水依次涮过,方能入口,纵然如此,隔天早晨登厕时,还会感受到一种坐在火山口上的灼热痛辣。

吃不惯就是吃不惯,口味不同,不必强求。但粽子的甜咸之所以能分帮立派,说起来还是围绕一个词“正宗”——甜咸之争的本质是何者“正宗”。所谓“正宗”,即是否符合“传统”,而“传统”云者,按照时下流行的崇古主义,自然是以时间作为标准,越“古老”就越是“传统”。就像旅顺博物馆所藏文物“草编粽子”,自从20世纪初日本大谷光瑞中亚探险队在新疆吐鲁番唐代古墓中发现这件“草篾编制而成,大小共有五枚,均成等腰三角形”用一根手捻棉线串在一起的文物之后,几经辗转,一直躺在旅顺博物馆库房的某个角落里吃灰,直到八十多年后一次清理库房时,突然现身于世,因其三角形的草编造型,成为现存最早的粽子老祖宗,从此受到学界争相引用,当作唐代西域就已过端午吃粽子的重要史料物证大谈特谈。

但事实上,经过严密考证,它很可能不过恰好是个长得和今天粽子差不多的香囊而已。即使它是粽子,毕竟它大小连两厘米都不到,装不下几粒米,自然更塞不下小枣豆沙或是腊肉咸蛋——粽子祖宗身份是甜是咸仍然妾身未明,这多少会让着急追寻正宗传统的甜咸两派大失所望。然而,真正最传统、最正宗的粽子原型,可能会让甜咸两党都感到吃惊。而解开这一切的关键,正在于粽子那见棱带角的奇葩外形。

被迫跟母亲学包粽子的小孩儿,满脸怨念的神情,出自清代徐扬《端阳故事图册》之《裹角黍》。


小时包粽子,最让我幼小的心灵怨念满满的,就是为什么粽子必须要包得像被绿了的变形金刚一样见棱带角?反正都是一样把米和豆沙或者小枣裹进粽叶里,包成什么形状真的很重要吗?直接把粽叶垫到碗里,把米和馅盛在里面上锅蒸难道它不香吗?



上一篇:上一篇:四川餐饮手机版下载【官方安卓版】
下一篇:下一篇:端午节成都市民家门口享美食 创新的经典鲁菜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