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梅姨”生活轨迹:房东未现身 有人称“一年前还见过”

日期:2019-11-23 05:34:58 作者:杏耀新闻网 浏览:112 次

山东退休“画像神探”林宇辉绘制的“梅姨”第二幅画像? 本文图均为?封面新闻 图

2016年3月,广州增城警方抓获张维平等5名拐卖儿童的涉案人员。

据警方通报,张维平等人曾于2003年至2005年间,在广州、惠州等地先后实施9宗拐卖儿童案。张维平等人供述,9位孩子均通过一位名叫“梅姨”中间人卖掉。

不过,落网5人没有“梅姨”。

2019年11月13日,广东增城警方宣布找回9名被拐儿童中的2人。“梅姨”依旧杳无音讯。

“梅姨”在哪里?警方不遗余力追捕的同时,随着三个版本“梅姨”画像的出炉,更让“梅姨”行踪备受关注。

11月19日,封面新闻记者赶赴广东,依据公开信息显示的“梅姨”曾经生活轨迹,尝试寻找“梅姨”。

线索:梅姨曾租住在城丰村

地点:增城鸡公山东路

见过

“有点矮,有点壮,脸有点大”

关于“梅姨”,增城警方于2017年曾发布详细通缉信息:

“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地区活动(不排除就是该地区人)”。

除此之外,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因犯拐卖人口罪,被判处死刑的张维平曾交代,“梅姨”长期租住在广州增城区客运站附近城丰村鸡公山。

“梅姨”曾租住的城丰村

申军良,河南周口人,2005年,他的一岁儿子丢失。按照警方侦破线索,申军良曾在这里找了好几年。令人遗憾的是,他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梅姨”真在城丰村租住过?曾经房东对她了解吗?

2019年11月19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城丰村鸡公山东路。

这是一个沿着增江依山而建的村庄,从山脚到山顶,全是村民修建的民房,有数百户,中间小路纵横,杂草丛生。

上午10点,多数房屋大门紧闭,一些房屋年久失修,无人居住。

转悠一大圈,只有半山腰一家民房里 ,有一对年迈夫妇在家,妻子在厨房刷碗,丈夫在客厅看电视。

“梅姨”曾租住的城丰村

接过山东退休民警林宇辉的“梅姨”画像,老爷子仔细端详了几秒钟,点点头说:“见过。就从我家门口这条路上上下下,有点矮,有点壮,脸有点大。”

至于画中人租住在鸡公山哪间房?老爷子表示不清楚。

“10多年前,鸡公山、何屋街的房租很便宜,最低50元一个月,有很多外来客,有四川的、有湖南的、也有贵州的。人多,我们没有在意一个不认识的中年妇女。”

“梅姨”曾租住的城丰村

不过,老爷子认为,就算记者找到“梅姨”曾经租住地,房东也可能不知道真实信息。老爷子说:“那个年代,在我们村租房,不需要提供身份证。只要按时交租,村民就会把房租出去。”

从鸡公山东路沿山腰转到背后,是鸡公山西路。

一位60岁左右女士拿着画像看了几秒,也说,很久以前见过此人,偶尔见她提着菜从门口过。

但她不也知道画中人具体住哪里,更不知她的房东是谁,只是感觉“她应该在山顶住”。

城丰村村民拿着画像,回忆是否见过“梅姨”

线索:偶尔见她提着菜

地点:鸡公山菜市场

叫她阿梅

“前年还见过,就是去年没见了”

沿鸡公山西路再向上,山顶房屋修建得更加紧凑,多是三四层小楼,也都大门紧闭,只有一些老人或幼儿在家。

一对八旬老人在门口整理杂物。

老奶奶拿着画像,凝神看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伸手指向山下,“见过的,以前经常在河边和其他老人聊天。”

“有一年多不见了。”她说。

一年多不见了?

见记者有疑问,老太太让记者到山下菜市或河边吃茶的地方问问。

旁边的老爷子放下杂物,接过画看了一会儿,也说“见过”。

在老人指引下,封面新闻记者下山来到菜市。

市场入口附近,是三家开米面油的杂货店。

其中一位扎着长发、拴着紫色围裙的女老板接过画,看了几秒后说,“前年还见过,就是去年没见了”。



上一篇:上一篇:基因检测不该成骗钱幌子
下一篇:下一篇:2019打击侵害个人信息行动收官 立案查办1474件,查获涉案信息369万条,罚没款194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