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建干部崔学选和北川的3个“家”

日期:2019-12-02 06:23:15 作者:杏耀新闻网 浏览:130 次

援建干部崔学选和北川的个“家”

崔学选在北川桂溪乡援建现场(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回到潍坊,崔学选闲了下来,妻子围着他,举案齐眉,形影不离。

妻子宋伟说:“结婚20多年,从来没有像这半年多一样,一家三口整日在一起。”

团圆了,便是家了。辛酸的是,崔学选的这个“家”,安在医院的病房里。

崔学选,潍坊市建设局局长,山东对口援建北川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助理,一个专为灾区群众筑巢安家的人。

住进病房,崔学选老是闹着搬出去。他心中,牵挂着遥远的北川,牵挂着他挚爱的3个“家”:桂溪乡、北川新县城、孤儿的家。

作为妻子,宋伟的痛苦不会少于崔学选。老伴身体上的疼痛,她要感同身受。还有一种痛苦只有她来独自担当:前往探望的人太多,她必须得“冷酷”地挡驾。尽管,来人都满怀真诚,尽管,老伴也想见见他们。

能挡的都挡了,所有的人都心存遗憾,但所有的人都能理解她,留下手上的花篮,默默地离去。

还是有一些人享受了特别的待遇,比如来自北川3个“家”的客人,宋伟把他们带进了病房。崔学选见到他们,很高兴,他们走了,崔学选又常常提起他们。提起时,很亢奋,就像见到了他们。

见他们的时候,崔学选被打了杜冷丁。凭自身的精力,他已没有办法支撑一场哪怕只有5分钟的谈话了。

但记者还是来晚了,医院近日已下了措辞严厉的禁令:暂停一切会客活动,否则后果严重。

2009年5月26日,专程从成都赶往潍坊的记者见到宋伟,请她带一句话给崔学选。神情极度疲惫的宋伟,礼貌地予以回绝:“老崔听到这话,一定会很激动,病情肯定会加重,他现在再不能经受任何刺激了。”

其实记者想对他说:我们刚从北川过来,北川人民十分想念您;两天后的5月28日,是您到北川一周年的日子,北川人民、四川人民祈愿您早日康复!

宋伟歉意地说:“谢谢你们还记得他入川的日子。本来,今年的5月28日,老崔是想带我们母女去北川的,一来看看那个他曾工作过的地方,二来,将他住院期间来看望他的北川朋友留下的慰问金还回去。他说,我怎么能收灾区人民的慰问金呢?”

崔学选患的是结肠癌,癌细胞已经扩散,截至5月26日,他已整整3个月水米未进,全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

地点:桂溪乡时间:2008年5月28日-7月2日

    “只要有一名受灾群众没住上板房,我们绝不能搬进去”

    ——崔学选(山东潍坊市援建北川桂溪乡指挥部指挥长)

5月28日,端午节。这一天,距崔学选第一次到桂溪乡刚好整整一年。

这一天,崔学选躺在潍坊的病房里,与病魔作最痛苦的抗争,他的心里,惦念着千里之外的北川。

这一天,桂溪乡党委书记廖凯说起这位曾经并肩战斗一个多月的山东汉子,十分动情:“他是为了我们灾区群众没日没夜操劳,拖垮了身体,延误了治疗时间啊。一定不能忘了他。”

廖凯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崔学选的情景:一个穿迷彩服的汉子弯腰在一张矮桌上比划,对廖凯说的第一句话让人心热:“你找一块地方,我一个月给你搭好板房,让所有老百姓搬进去。”

困难超出了崔学选的想像。山路崎岖破碎,材料很难运进来;没有足够的平地来搭建板房,集中搭建对老百姓的生产生活也不方便;还有天气,要么烈日炎炎,要么雨水浸泡,对于住在帐篷里的援建者是极大的考验;更要命的是水土不服,这些山东的汉子吃不惯四川的辛辣饮食,一个个腹痛拉肚子。

对于54岁的崔学选来说,要把这些困难一个个克服,需要“拼命”。

“崔局长平时很随和,但对工作要求很严厉。”潍坊市援建桂溪乡工程建设组副组长孙学明清楚记得崔学选那次大怒。那天,崔学选照例到援建点查看安置板房建设工程进展情况。当看见有些窗户微微变形,当即黑下脸来,要求工地负责人:马上拆下来,查查发货单,退回发货单位,并要追究有关人员责任!

当时板房建设板材从山东省内通过铁路运到桂溪,需要六装六卸,运输成本巨大。如果退回原单位,光运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损失。但崔学选不为所动,硬是把那批建材退回了山东。崔学选说:“我们绝对不能做昧良心的事!”

当时板房建设的主要做法是集中建,但桂溪全乡均为山地,山高路陡,居住分散,如果专辟一块平地来集中建板房,对援建人员来说不是难事,但对群众来说,麻烦大了:他们怎么恢复生产?难道让他们白天上山回地里干活,晚上再下山来住宿?



上一篇:上一篇:五一假期萤火虫水洞·地下大峡谷游客接待量同比增53.6%
下一篇:下一篇:要火!宽窄巷子将诞生网红新地标 好耍好看还很潮